您当前的位置: 时事 > 生于1949|刘洪滨:“志在千里”的科研工作者 海洋强国梦的
生于1949|刘洪滨:“志在千里”的科研工作者 海洋强国梦的
浏览次数:3721发布时间:2019-11-16 09:39:55

编者按:1949年至2019年的70年只是历史上的一个瞬间,但它们记录了新中国由弱变强、屹立在世界东方的过程。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众和青岛市委网络信息办公室联合策划了一个特别报道“生于1949年”,聚焦于生于1949年的普通青岛人。通过他们70年的生活和工作经验,他们从不同的方面反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青岛人民的斗争。

青岛,9月29日(记者王毅)——早年,他经历了工农兵身份的种种变化。研究结束后,他成为了地质结构、矿物和地质学方面的专家,但他的研究方向转向了海洋,并在学术上继续向“深蓝”方向发展。9月24日,出生于1949年8月的中国海洋大学退休教授刘宏斌向《大众网络海报》记者讲述了他精彩传奇的一生。

刘宏斌接受采访

从“工人、农民和士兵”到“大学生”,再到“研究生”

1949年8月,勇敢的父母在哈尔滨生下了刘宏斌。出生后不久,他的父亲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朝鲜战争。后来,当我父亲换了工作,全家回到了他们在山东叶县的家乡。

1966年初高中毕业后,学校关闭了,让没有上学的刘宏斌别无选择,只能回到生产队务农。1968年,军队去他的家乡招募士兵。刘宏斌参军了。在北京,他学会了无线电通信技术。他服役后回到山东,被分配到地质队工作,成为一名地质工作者。

刘宏斌服兵役期间的照片

军队中形成的“不怕苦,能吃苦”的作风使他在艰苦的野外工作中表现出色。因此,他于1972年被地质队推荐成为工人、农民和士兵大学生,并在山东矿业学院完成了四年的大学学业。1976年大学毕业后,他回到了地质队,但一旦他对知识的渴望被点燃,它就永远不会熄灭。“那时,“研究所”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当我决定参加研究生考试时,我周围有许多怀疑的声音。下班后我开始复习。条件不好。夏天,我点燃蚊帐里的煤油灯来复习。冬天,我在袖子里用手读两本书。只有当我翻开书页时,我才敢把手拿开。”

1978年,刘宏斌考入国家地质科学院研究生,在李成栋院士的指导下,研究了著名的郯庐断裂带。研究生毕业后,他于1982年来到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工作,他的研究内容也开始与海洋联系起来。

从地质研究到海洋研究的“海陆跨界”

在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工作期间,刘宏斌继续研究郯庐断裂带,同时对中国沿海的砂矿进行了调查。根据刘宏斌的说法,沿海沙滩、沙丘和其他地貌中有很多矿物质。那些年,为了改进对我国沿海泥沙沉积的调查,他从辽宁鸭绿江口到广西北仑河口进行了多次巡视,在许多地方发现了多种矿物。他不仅寻找矿产,还为当地政府开发和保护矿产提供了合理的建议和方案,不仅为支持社会主义建设开发资源,而且保障了矿产的有序开发。

值得一提的是,刘宏斌在胶州湾成因研究中发现了即墨马山柱状节理的特殊地质结构。当时,他开始在媒体上写文章,呼吁保护这一特殊地形。经过十多年的竞选活动,马山终于在1994年被国务院宣布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刘宏斌展示1983年发表的即墨马山石林研究成果

1986年至2004年,刘宏斌被调到山东海洋经济研究所从事海洋经济科学研究。他于2000年开始担任董事。在山东海洋经济研究所工作期间,他结合自己对海洋的研究,在20世纪90年代初提出了建设“海洋山东”的建议,并得到了当时省委主要领导的指示,这使山东在当时的海洋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

海外游学通过“欧洲风格和美丽的雨”为中国带回了先进的海洋意识

1987年,经过选拔和考试,刘宏斌成为第一批中英友谊奖学金学生,前往英国威尔士大学海洋学院作为访问学者学习一年。访问期间,除了在学校交流和学习之外,刘宏斌主动提出要考察不列颠群岛周围的海岸线,并得到了学校的支持。在克服各种困难的同时,在访问英国期间,他完成了对不列颠群岛沿海地区的视察。他还对沿海地区附近的大型港口、电站、船厂、桥梁等海洋经济附属设施进行了同步检查,了解其港口规划、沿海地区管理、环境保护、能源利用等情况。

1988年不列颠群岛沿海地区考察期间的刘宏斌照片

刘宏斌说:“在1980年代,我们的海洋经济和与海洋有关的经济还没有开始。当时,英国对沿海地区的管理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看着他们布局合理的繁忙港口,港口周围形成的完整工业,以及众多的海洋保护区,我站在大西洋海岸,看着汹涌的海浪,我的思绪随着海浪起伏。我下定决心,我必须把这些都变成知识,支持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在访问英国期间,刘宏斌写了一些关于欧洲海洋利用和保护的文章。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了许多文章。回国后,他写了一系列总结欧洲海洋经验、概念和实践的文章,发表在《中国海洋新闻》和其他媒体上。然而,基于对海岸带管理和海洋保护区的理解,刘宏斌回国后写了《海洋保护区——概念与应用》一书,该书一度缺货,至今仍是该领域的权威书籍。在海洋经济研究所工作期间,他两次访问英国,并于2002年至2003年前往伍兹霍尔海洋学研究所,在海洋政策研究中心研究海洋政策和海洋战略。

国民海洋意识觉醒,迎接建设海洋强国的“繁荣”

2004年,刘宏斌去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所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他自嘲道:“55岁时,他又跳了起来。”2009年山东建设半岛蓝色经济区时,他开始参与山东建设半岛蓝色经济区的规划。同时,他还深入参与了山东七个沿海城市的蓝色经济建设规划。

刘宏斌说,作为一名海洋科技工作者,我深感国家越来越重视海洋事业。在前两届政府报告中,关于海洋工作的文字越来越长,涉及各种海洋事务的资金越来越多,关于海洋专题的国际会议越来越多,海洋设备展览越来越多……”“作为一名海洋工作者,前一项工作依靠主观能动性来做课题和找事情做, 然后它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找你,特别是在山东2009年开始建设蓝色经济区之后,海洋科技工作者已经成为了“热门蛋糕”

谈到他对祖国过去70年变化的感受,刘宏斌感慨道:“只有当国家强大时,我们才能有尊严,只有当我们拥有每个人时,我们才能有一个小家庭。”他告诉记者,在1988年访问英国期间,当他从英吉利海峡穿过欧洲大陆回到英国时,他多次受到加莱海关的盘问,并停留了大约一个小时。然而,在他1998年第三次访问英国和随后访问美国期间,这种待遇不再出现。

“2002年,在我访问伍兹霍尔期间,美国的达尔文深度探测器已经发展到第三代。当时我们没有,但我们赶上了,现在蛟龙已经在深度上超过了他们。当时,他们的3000吨级研究船也是世界领先的,但现在在我国,一艘艘续航能力为10000海里的研究船相继下水。海达最近发射的5000吨研究船“东方红3号”也超过了伍兹霍尔的研究船。”

我希望用我的余生,再工作十年,一个接一个地完成梦想。

退休后,刘宏斌依然忙碌,担任青岛太平洋学会会长,整合青岛海洋领域的科研资源和实力,不断为青岛海洋发展做出贡献,或组织海洋领域的研讨会和论坛,或作为嘉宾在各种学术会议上发言,还为来自全国各地来青岛培训海洋知识的各界人士讲课。

刘宏斌告诉记者,最近他正在帮助印尼建设该国第一所海洋学院。“印度尼西亚的两位老华侨想依靠民间力量建立印度尼西亚的第一所海洋学院。一方面,青岛是中国海洋科学研究和教育的领先城市,我们有能力帮助他们做到这一点。另一方面,从“一带一路”的文化交流和民间交流来看,这可以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也有义务帮助他们。”

刘宏斌说:“作为海洋科技工作者,我们的最终梦想是实现成为海洋强国的梦想。我希望用我的余生,再工作十年,一个接一个地完成梦想。”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三分快三投注 江苏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