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 > 专访|娃娃:《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故事自古到今,源源不绝
专访|娃娃:《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故事自古到今,源源不绝
浏览次数:3439发布时间:2019-11-02 16:36:40

对许多歌手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留在公众记忆中的歌曲数量会逐渐减少。唱的好歌不可避免地会沉入海底,在海平面上只能看到冰山一角。

《渡海见你》是女歌手玩偶(金智娟)的冰山一角。这首歌已经唱了20多年,已经成为特定情况下的代表歌曲。

“我花了半年的积蓄为你/漂洋过海来看你/为这次聚会/我甚至在一次又一次见面时练习呼吸”。

当他们被海外电话和高昂的旅行费用阻挡时,这种情感是真诚的男人和女人发自内心的声音。今天,长途爱情通常不再以如此悲惨的方式结束。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恋人们在爱情之火熄灭后打开这首歌流泪,而爱情之火是无法通过便捷的交流来拯救的。

“我看着你在漫天的风沙中离去/我太难过了,我忍不住/我期待着能在几千英里外见到你/直到山和水耗尽/我一生都和你在一起”。

这首歌中的场景从一颗星星变成另一颗星星,相遇并说再见。每一帧都充满力量和悲伤。

在遥远恋人之间无助冷漠的关系中,许多人希望他们能有如此强烈的告别仪式感。因为没有,我更喜欢这首歌。

这首歌的歌手娃娃在上世纪90年代在香港工作时,爱上了一个北京人两年。大多数时候,两人都不在家,“做两年八点钟的电视剧女主角”。她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李宗盛,后者很快写下了这首歌,并让她演唱。

当她情绪最激动的时候,她就在那个小屋里。这首歌里的娃娃看起来真的很像“我”,因为“对我自己来说太悲伤了”哭了,直到她在小屋里失声。仅仅过了一周,她终于录制了这首歌。

未来,玩偶本身的故事自然会被纳入与《渡海见你》一书一起流传的故事中。她的声音带有20世纪90年代港台流行歌曲的印记,有着磨砂的光晕、稀薄的色调、微弱的气息,空气交换的声音被完全保留下来。这种声音在我心中留下了划痕,有着特殊的美感,就像东方古典美一样,有着柔软的皮肤和坚硬的硬核。

包括这首歌在内的《大雨》是李宗盛在娃娃从飞碟变成滚石乐队后的第六张个人专辑。手稳如泰山的李宗盛为作为乐队主唱出生的娃娃指出了一条新的道路。以前在“球球合唱团”中尝试过电子舞曲、摇滚风格的娃娃们并没有错过他们以前的自我,前卫女孩们自然地从当时盛行的都市女性风格中改变了。

洋娃娃和李宗盛(右)的第一张照片来自“渡海看你”

然而,娃娃最经典的作品不是《大雨》,而是在罗大佑“音乐工厂”的旗帜下出版的《四季》。“音乐工厂”是一个梦之队,也是一个乌托邦。这是一个壮举,罗大佑想在香港做点什么,试图通过从作曲、制作、录音、混音、推广到营销的整个歌曲链。

尽管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唱片业的高潮,但这个链条中的薄弱环节是无法隐藏的。以“渡海见你”为例。由于资金不足,李宗盛卖掉了他的一辆奔驰汽车,为生产赚了足够的钱。一个飞到日本完成编辑和制作,然后回来找娃娃录音。

《四季》没有这样的困境。制片人包括罗大佑、花比傲和朱薇文。虽然四季的概念并不新鲜,但这张专辑中收录的四季歌曲四季分明,流通自然,明澈深思,哲理清新。

尤其是在《春天》的开头,“我出生了”、“春天的牺牲”和“现在是唯一的一个”三首歌合二为一。这三首歌可以说是一部完整的作品,以高速、艰苦的工作,跃入山景,到达大河的平缓海滩。

《我的生活》以一首大歌的高昂姿态开场,钢琴铿锵作响。《春祭》伴随着民间乐器、压抑而短促的男声和古代电子音乐的《东梆梆梆》。春天的景色像孩子一样。“今天是唯一”突然离开混乱,一头扎进红尘。罗大佑的男声和娃娃的女声就像跳舞一样,在旋转中偏离和团聚。

后来,洋娃娃结婚了,并暂时淡出了歌坛。但她也没走多远。作为电台dj,她只是改变了自己的位置,继续呼吸音乐的空气——寻找和播放最喜欢的音乐,采访音乐家,在节目中与他们一起唱歌,以及演奏舞台剧。"责骂孩子也是一种开放的声音."直到2007年她回来发行《黎明》,她仍然与音乐日相处融洽。

从10月22日到23日,洋娃娃将在上海和北京举办两场音乐会。为了支持爵士乐风格,我精心准备了它,以便不辜负蓝调的良好环境和观众挑剔的耳朵。

至于那些不确定娃娃能否唱成那样的朋友,她给了他们一个保证,“毕竟,住在房子里是我的出生地。虽然(我)在内地不是很出名,但从其他地方发出邀请仍然是可能的。有足够的机会让我出来玩,喊粉丝和朋友开心。”

澎湃新闻:你很早就加入了乐队。你能告诉我们当时的环境和成为“摇滚乐队”主唱的经历吗?

多尔: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管弦乐队主要演奏欧洲和美国的歌曲。那时,我在高中,一个同学说你非常喜欢音乐。你想试试没有主唱的学校吗?这个团体创作了自己的中文歌曲,属于原来的团体,所以我尝试了一下。

他们以前试过苏瑞和林慧萍,然后我成了主唱!“球球合唱团”当时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我从来没有想到女主唱和男主唱的区别在于他们能唱得好,做他们喜欢的事情。

那时,他还年轻,唱歌基本上没有什么可模仿的,只要他的声音比乐器的声音大,因为每个人的音轨都来自同一个扬声器。我只能以拼凑的方式表演!

澎湃新闻: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的大多数朋友在做什么?你与众不同吗,还是你有一群互相理解和支持的朋友?

洋娃娃:高中毕业三个月后,当第一张专辑发行时(录制时我还在高中,正忙于毕业展览)。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只要你找到你感兴趣的东西,并且专注于一次做好一件事。那时,我的同学正忙于学习或工作。我只是和乐队一起推广唱片,到处表演,继续录音。

澎湃新闻:演奏管弦乐队的初衷是什么?出名,逃避日常生活,还是其他原因?

洋娃娃:我只演奏管弦乐队,因为我喜欢音乐。

爆炸性新闻:你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

洋娃娃:我不是一个好学生,但是我尽力参加学校活动。

澎湃新闻:那时候你接触了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样的音乐对你影响最大?

洋娃娃:我父母非常喜欢音乐。他们感觉好的时候会在家跳舞。这受到家庭的影响。当我开始选择我最喜欢的音乐时,我父亲非常支持我。我用我所有的零花钱买了乙烯唱片,听了大部分来自西方流行音乐排行榜的音乐。

事实上,没有什么特别影响我的音乐。我听各种各样的音乐。

因此,当我将来不是歌手的时候,我做了七年的电台dj,这样我就可以播放我最喜欢的音乐或者拜访音乐朋友,这也让我很开心。

澎湃新闻:接触“民歌运动”的机会是什么?他们是如何交朋友的?

洋娃娃:我基本上不能被视为“民歌”。恰好是同一个唱片公司。新歌唱片在民歌后期发行球球合唱团专辑后,“民歌”正式宣告结束。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这个圈子(民歌运动)是更常见还是不同于你以前的圈子?

娃娃:开始的时候,我真的不算是民歌中我兄弟姐妹的朋友或熟人。我只是观众之一。民歌是台湾的觉醒。每个人都有能力创造和演唱生活中一些美好的事物。这是文清的开始。它也赋予台湾音乐自己的中国歌曲。我们不再需要重复欧美音乐了。

在洋娃娃音乐会的背景下,洋娃娃和李宗盛(左)拍了一张照片。

澎湃新闻:《大雨》和《四季》是你的两部经典作品。你愿意告诉我这两张专辑制作过程中给你印象最深的细节或场景吗?

洋娃娃:专辑《大雨》制作了三年,当然,只是为了等待老大哥(李宗盛)。大哥当时是台湾音乐产业的制作人。他以更严肃的方式录音,没有说太多。他只是按下录音台上的小麦克风按钮,一遍又一遍地说“一遍”。

第一天在小屋录制的第一首歌是“我穿过海洋来看你”。我没能说完第一句话,但我哭了,直到嗓子哑了。第二天,我以同样的状态走进小屋,哭着要了一盒卫生纸。

第三天,大哥没有出现,只是说“先录另一首歌”一周后,我唱了“渡海见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洗脑,说:“我不是洋娃娃,我是费玉清,我是费玉清……”它成功地完成了。

然而,犹大的方式更像父亲或老师。他非常详细地引导我进入他想要的演唱风格。犹大的方式更像是建造桥梁和铺路。只是引导你顺利前进。

走进音乐工厂,和犹大合作更像是和你的家人在一起。气氛有点温暖、有益和温暖。

很安全,很多惊喜,mv导演有关金鹏,摄影有杜可风,区雪儿,都是当时香港电影业的领军人物。这是极大的荣誉!

澎湃新闻:制作人李寿全、李宗盛和罗大佑这三位老师能总结出他们每个人教给你的最重要的东西吗?同样,在相处的过程中,你教过他们什么吗?

多尔:李寿全是第一个签下我的人。那时,我真的是个大女孩,很幼稚。寿泉老师是让我做我自己,让我摸索我自己和我能做什么。让我相信我自己!

当大哥(李宗盛)创造我的时候,实际上对我来说是最可怕的时刻。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大哥起初没有预算,但他卖掉了他的车(一辆奔驰),去日本把所有的安排和音乐都做好了。当他回到台北时,我走进了录音室。他除了好好录音什么也没说。

大哥没有用多余的词。他让我思考。他不停地“再一次”让我想:上帝,我想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后来也明白了,大哥看到了我的潜力,他想让我知道,我能行。我大哥的信任教会我考虑不要成为一个刻板的录音室歌手。即使只有一个声音,也有各种可能性。

犹大是一位非常严肃的老师。他让我选择未来的道路,并帮助我在稳定的环境中成长。基本上,对犹大的培养来说,就像我小时候从未有过的温暖的家庭一样,这位老板和这位老师教我要对自己负责,尊重我的工作。

洋娃娃和罗大佑(右)

澎湃新闻:李宗盛给你的“大雨”是你的转型作品。当时,有许多有影响力的女歌手走在这种都市女性风格的道路上。你放弃了你最初的形象和成就加入这个“战场”,你有什么优势?

洋娃娃:专辑《大雨》有三个制作人。“友好的狗”唱了三首歌,王心莲唱了三首歌,李宗盛唱了四首歌。

专辑《大雨》(Heavy Rain)之前,我已经有了五张个人专辑,属于前卫、电子音乐和舞曲,与台湾现有的模式大相径庭。此时,规划的决定——“让宝宝长大,进入女性阶段”——也是我个人应该走的方向。

我从来没有想过“战场”,也从来没有比较过优势和劣势。那不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唱好。既然我有一个唱片公司的签约艺术家,那不是唱片公司应该做的吗?

幸运的是,我注册的公司相当不错。因此,我从来没有机会去思考“形象”、“成就”和“战场”的问题。

澎湃新闻:从女乐队指挥到情歌女歌手,演唱方法和对音乐的理解有什么变化吗?如果是的话,是制片人的建议还是他自己的想法?

多尔:管弦乐队的演唱风格当然更直接。不管怎样,每个人都带着它。

成为歌手后,由于歌词、编排和风格的不同,制作人会有明确的指导和指引。

澎湃新闻:后来你回到家人身边,再次歌唱。你的声音和身体状况和以前不同了。有没有重新发现声音和建立新歌唱方法的过程?

洋娃娃:声音总是在那里。回到家后,我去了电台工作。我还告诉了其他艺术家和朋友说唱和唱歌的事,我很幸运获得了两个金钟奖。

我从未放弃唱歌。责骂孩子是一种持续的练习。它是打开一个人的声音,去电台采访艺术家,和艺术家的朋友一起唱歌。

我非常感激我有机会在演奏完音乐剧后减肥。

澎湃新闻:“渡海见你”及其故事多年来在某些情况下已成为标志性歌曲。这个故事的版本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是真的吗?我现在想请你再说一遍这首歌和它的故事。

洋娃娃:那时,我在香港遇见了一个北京人。这位舞蹈演员来到香港工作。坠入爱河后,两人开始了这段远距离的爱情。两年多之后,他们终于分手了。

澎湃新闻:你会选择在某个时候不唱“渡海见你”吗?如果你经常唱歌,你每次都有同样的感觉吗?

洋娃娃:现在唱“渡海看你”的心情大多是关于别人的故事。自古以来,这样的故事层出不穷。

澎湃新闻:当你在2011年发布《黎明》时,我看到了一个恶毒的评论,大意是你不太年轻。再次唱这样的情歌会让人们怀疑理解其中的一些原因是否为时已晚...作为一名歌手,误解你的个人情况和歌曲中的场景对你来说有问题吗?你如何处理这个难题?

洋娃娃:有人会告诉芭芭拉·史翠珊她仍然在两年前发行的专辑里唱情歌吗,真的很悲伤吗?音乐有一个有限的年龄吗?你到底想唱多少?

我不常上网,也没有机会看这些。我控制不了任何人的毒舌。世界如此之大,任何喜欢它的人都能做到。

我不取悦别人,也不约束别人。我尽力而为,不遗余力地帮助别人。

澎湃新闻:这次唱两首蓝调歌曲。你做了什么准备?小型场馆、与观众的超近距离接触和歌唱场馆的体验绝对不同。你会对此做什么调整?

玩偶:大型场馆、鸟巢、巨型蛋、7万人体育场;小场地,100,200,300,3000都被唱过,区别很明显。毕竟,活动房是我的出生地。

哪里唱歌,心情是分享音乐。因为蓝色音符在排列上肯定会有所不同。我只是尽力做我应该做的。

澎湃新闻:目前现场演唱的频率是多少?你经常有机会在小场地唱歌吗,比如现场直播?歌手和音乐家、歌手和观众之间的默契,你认为你还有吗?

洋娃娃:每年的西方情人节和中国情人节,都会有两场属于自己的音乐会,以纪念台北。从爱开始,它已经持续了六年。

虽然它在大陆并不出名,但来自其他地方的邀请仍然是可能的。有很多机会让我出来,在不同的风格和不同的场地打球,并向球迷和朋友大声呼喊,让他们开心。

一分快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