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时事 > 35年青春献给塞罕坝 他是百万亩林海的守护者
35年青春献给塞罕坝 他是百万亩林海的守护者
浏览次数:927发布时间:2019-10-25 12:56:13

[中国梦,伟大的民族工匠]献给林海百万亩守护者塞罕坝的35岁青年

前言中,“中国梦——伟大民族工匠”大型主题宣传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开展,中央新闻网站、地方重点新闻网站和主要商业网站参与其中。活动的目的是进一步学习、宣传和贯彻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和党的十九大精神。通过对典型基层工匠的访谈和报道,活动将弘扬劳动模范精神、工作精神和工匠精神,在全社会营造光荣劳动的社会氛围和不断提高的职业氛围。

从梁冰梯田看塞罕坝机械林场。袁越秀拍摄

新华社北京9月16日电(越秀)从北京的南方之旅,我们驱车400多公里来到塞罕坝。

这里是河北山和内蒙古高原的交界处。它的名字“塞罕坝”也是蒙古语和汉语的结合,意思是“美丽的高陵”。

从高陵的高处望去,你可以看到一万亩美丽的森林,茂密而繁荣。它起源于1962年,也是塞罕坝机械林场副厂长张祥忠战斗了35年的地方。

张祥忠在工作。袁越秀拍摄

第一次到达塞罕坝:这像一个国有单位在哪里?

然而,当张祥忠1984年大学毕业,刚被分配到塞罕坝机械林场时,他今天并没有看到这一幕。破旧的瓦房、破旧的办公室和宿舍甚至不如农村的好。他的心又凉又凉:“这像个国有单位吗?”

殊不知,塞罕坝在当时已经是一代林农辛勤工作的成果。

从历史上看,塞罕坝根本没有达到“美”的名称。它被称为“千里松林”,因为它有丰富的水生植物和茂密的森林。清代康熙皇帝也在这里设立了“木兰围场”,人们称赞“木兰草最肥,马不需要豆子”。

然而,随着清朝国力的衰落,塞罕坝被开放开垦。后来,它被日本侵略者掠夺了。此外,多年的山火导致树木砍伐和森林逐渐消失。美丽的高山变成了荒凉的沙丘。有人形容它为“鸟没有栖息地和树木,而黄沙遮住了太阳”。

北京也被困在北面180公里处的黄沙中,这就是内蒙古的浑善达克沙地。它的海拔约为1400米,而北京只有40米。有人生动地说,如果这个沙源不能被阻止,就像“站在屋顶上,把沙子吹进院子里”。

1962年,位于浑善达克沙地南缘的塞罕坝被委以建设机械林场阻止沙尘暴的重任。

第一代林务员居住的马架。袁越秀拍摄

塞罕坝土层薄,气温低,无霜期短。

然而,荒地造林极其困难。这个过程被描述为“从树到海”。

“因为塞罕坝属于特殊地形区域,气温低,年平均气温只有零下1.4℃。无霜期短,施工初期不到50天。此外,土层薄,其中薄层小于10厘米,厚层仅约20厘米至30厘米。平均年降雨量不到500毫米。”张向忠说,在这样的条件下,创造一百万亩森林并不容易。

张祥忠的岳父是第一代造林者。他经常说,“你的条件比我们好得多。”那时,林场工人的生活条件很差,许多人不得不住在地窖和马棚里。林场食物短缺。为了解决工人家庭成员的食物问题,许多人不得不在耕作时种树,在生产时生活。

冬天,气温可达零下40摄氏度以上,雪经常肆虐。一位老工人曾经描述道:“当大雪袭来时,房间被冰覆盖。即使炉子着火了,也不会觉得热。”

"他们都在同一时间工作,没有别的了。"张向忠说,虽然条件艰苦,但老一辈人对工作要求非常严格。在施工开始时,即使现场经理和秘书去基层检查,他们也不得不排队吃饭,即使他们不得不增加更多。

张向忠和他的同事们正在工作。袁越秀拍摄

第二代林农的负担也不轻。

20世纪80年代初,经过大规模造林,林场进入造林阶段。所谓森林管理,即“森林管理”,包括提高森林质量、发展生态多样性、预防火灾、病虫害等。

很快,年轻的张祥忠也卷入其中。尽管创业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但第二代林农的负担也并不轻松。因为没有森林管理,就没有树木生长。通过自然竞争,树木的生长将会非常缓慢。更重要的是,植树造林要持续一段时间,管理和保护要持续一生。

张祥忠常年驻扎在最基本的林区,和同事们在树林中穿梭,反复探索研究,一个接一个突破技术难关。他解决了罗盘导线测量的对中误差问题,以及测井标准地与支架胸高平均直径的差异影响作业设计精度的问题。

近年来,塞罕坝造林已进入“啃骨头”阶段——在贫瘠的落基山脉和贫瘠的沙地造林。在许多地方,山坡很陡,机器无法工作。人们只能把幼苗运上山。一个人一次只能扛一两棵树上山,造林成本相当高。

张祥忠和他的技术人员反复实践创造了一种不整地等行距、不等行距的造林方法,解决了石质山区造林成活率低的问题,使造林成活率达到90%以上。

塞罕坝曾获得联合国“地球卫士奖”。袁越秀拍摄

每年门诊医疗费用都是几万元。

创业仍然有许多困难。塞罕坝机械林场占地140万亩。山路很远。现在你可以开车了,但是你过去必须依靠你的腿。去最后一座山不容易。我要到早晚才能回去。因此,在正常情况下,张祥忠一天只能吃两顿饭。他早上不能养活自己,晚上也不能挨饿。中午他吃了一口干餐垫。

塞罕坝气候多变,夏天山上蚊子多,冬天气温低。突然下了一场大雨,甚至没有地方避雨。他从头到脚都湿透了。然而,最困难的事情是每天3点起床准备作业,并在飞行害虫控制期间7点完成作业。每项任务持续了半个月。一天结束时,生物钟失灵了,我晚上睡不着。

就这样,多年来,许多人都留下了疾病的根源,如慢性关节炎、胃病、糖尿病、脑缺血等。张向忠说,他每年在门诊医疗上花费数万元。

这么苦,怎么坚持35年?还是一种成就感?“告诉人们我创造了这片森林,它是由我精心培育和成长的,这也是一种成就感。”张向忠还说,在他看来,赛罕的生活条件很好。每天都是绿色的,空气质量也很好。

现在塞罕坝,绿色已经延伸到每个角落,森林覆盖率超过80%。它与森林建立了一道绿色屏障,有效阻挡了浑善达克沙地的南侵。

不知不觉中,林场迎来了第三代林农,张祥忠已经56岁了。

“北方的树木在100年后不会长很多。与树木相比,人们的寿命太短,所以需要几代人才能给予。”张向忠说,这是塞罕坝人民的责任。

“一代又一代,一幅蓝图被画上句号”,这是塞罕坝人的一句谚语。张祥忠像他们的缩影一样,年轻时投身于绿色事业,用半辈子的时间诠释了“塞罕坝精神”。(结束)